2
产品分类
400-917-675
最新资讯
争取开季一军 林明杰:放大自己的优点
争取开季一军 林明杰:放大自己的优点...
改善长溪路一段排水 水利局:期望110年
改善长溪路一段排水 水利局:期望110年汛期发挥功效...
学甲农地填埋炉碴案 环保局:清理义务
学甲农地填埋炉碴案 环保局:清理义务人9/4开始清理...
  news 当前位置:手机买球 > 买球手机版下载
“拜登时代中美关系恐难获根本性改善 添加时间:2021-08-23 19:01
中国领导人对美国总统大选始终公开表示不感兴趣,他们早已得出结论,无论谁赢,美国反对中国崛起这个无法化解的矛盾会保持不变。 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一直在推动一项战略,以更好地保护中国免受不断上升的国际风险,尤其是特朗普总统对抗做法的影响。
中国现在面对的是,放言要对其同样强硬的新一届美国政府。虽然很多人会欢迎语气的改变——预计新政府会改变特朗普及其他官员使用的那种尖锐、有时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语言,但很少有人认为候任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会很快改变前任采取的对抗性政策。
没有中国政府的重大让步(这种可能性似乎不大),两国之间根本性的紧张关系将持续下去,甚至可能在贸易、技术、台湾和其他问题上变得更加显著。 纽约福特汉姆大学(Fordham University)中国法律与政治学教授明克胜(Carl Minzner)表示,“拜登的当选不会从根本上对中国领导人的核心政策产生影响。”他还说,这些政策“是由习近平越来越强硬的一人统治,以及他想将中共权力施加于中国社会所有层面的愿望所驱动的”。 自从拜登被宣布胜选以来,中国官方的反应一直相对低调。习近平和其他官员都没有公共表示祝贺,如中国外交部的一名发言人周一暗示的那样,他们在等待特朗普正式承认败选。 虽然一些中国官员呼吁美国为缓解紧张局势恢复未具体说明的谈判的同时,但也有人正准备迎接更大的挑战,尤其是在技术和人权方面。他们担心,拜登与欧洲及其他地区的盟友同心协力,可能会更有效地对抗中国日益增长的经济和军事实力。 与他担任奥巴马政府副总统时候相比,拜登对中国的看法已变得强硬很多,他似乎有意保留特朗普采取的许多最严厉的措施,包括关税以及技术方面对中国的限制。拜登曾在竞选活动中把习近平称为“恶棍”,并发誓他会更有力地处理侵犯人权的问题,包括中国西部新疆地区的大规模拘禁和强制劳动。 拜登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2013年在北京。 Pool photo by Lintao Zhang 退役的中国海军少将、曾任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杨毅的观点,反映了军方的主流思想,他在美国大选前曾警告说,“中美关系处于一个非常危险的关头。”他刻意提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欧洲表现出的自满,人们当时认为在欧洲范围内爆发冲突不可想象。 “两国难以在刚性战略目标方面退缩,”杨毅在政府控制的民族主义报纸《环球时报》上写道。“后疫情时代,中美之间的结构性矛盾更加突出,难以通过‘技术性手段’加以解决或缓和。” 在美国进行大选的同时,习近平领导的中国在整个亚洲地区展示了自己的军事和政治实力,认为美国不大可能或不会做出任何反应。 中国与印度在两国存在争议的喜马拉雅山边界发生冲突,打压曾承诺让香港拥有的自由,最近还限制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口葡萄酒、龙虾和煤炭。中国也对特朗普的每个惩罚性措施采取了自己的反制措施,包括禁止美国政府官员和国会议员来中国旅行,对企业实施制裁,以及驱逐美国记者。
很多事情仍不确定,包括特朗普在自己总统任期剩下的时间里将对中国采取的行动。拜登在他将如何与中国打交道方面也没有给出多少具体说法。拜登在胜选演讲中几乎没提外交政策,而是明确表示,他的首要任务是在国内抗击新冠病毒大流行。可能要等2021年过去了几个月后,他才会把全部注意力放在美国最棘手的地缘政治关系上来。
拜登的胜选让一些人对中美两国至少可以在某些问题上恢复合作有了希望,尤其是气候变化,以及朝鲜和伊朗的核扩散问题。德国外交部长海科·马斯(Heiko Maas)在Twitter上发给拜登的祝贺帖中提到疫情和气候变化时,就是这样呼吁的。 2019年11月,香港抗议者呼吁美国通过支持香港自治的立法。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马斯还说,德国将向新一届美国政府就如何应对“中国这样的行为体”提出政策建议,表明欧洲的观点正在变得日益强硬,这让北京的一些人越来越担心。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主席克利夫·库普干(Cliff Kupchan)说,中国会欢迎有一个缓和紧张局势的“喘息空间”。这也会让他们有更多的时间来加强自己的经济和军事实力。 “他们越来越担心与美国的危机,”库普干在电话采访中说。“他们还是知道自己较弱。”
中国官员一再声称,他们在美国大选中不站队,称大选是美国内政,应该由美国人来决定。不过,这次大选的结果可能是中共领导层所希望看到的最佳情况。
大选的结果是特朗普失败了,他已将美中关系推到了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最低点。在这个充满危机的时代,对于大选所反映的政治程序,哪个地方的人几乎都不会把它当成一个有效产生民主领导人的样板。 自从中国控制住了国内疫情以来,美国在遏制新冠病毒疫情上的失败,以及美国今年发生的针对警察暴力和种族主义的抗议,就一直是中国宣传的主题。 “病毒肆无忌惮的蔓延,以及美国持续的政治动荡,加强了北京眼里的美国正在衰落的看法,”康奈尔大学政治学教授白洁曦(Jessica Chen Weiss)说。 “所以,尽管中国领导层在国内外看到了很多风险,”她补充说,“但在事关自己在国内的合法性和政权安全这个核心问题上,中国领导层在抵制国际压力方面正变得越来越有信心。” 特朗普总统与习近平2017年在北京。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习近平利用中国在抗击新冠病毒上的成功,来推动一个政治和经济议程,让中国在包括技术在内的关键领域减少对世界其他地区的依赖。 在美国大选前夕,中共主要刊物《求是》发表了习近平今年4月的一个讲话,他在讲话中阐述了自己的战略。习近平说,中国应该加强本国在产业供应链上的主导地位,将其作为威慑外国保护主义威胁的潜在武器。
在美国现在进入一个可能动荡不安的过渡期的时候,习近平正在推进新的五年计划,该计划将从2021年开始引导中国的政策。恰好在美国大选日当天公布的新五年计划提纲带有习近平的印记,凸显了他在上个月的一次重要会议上对全球压力的悲观预测。 在那次会议上,习近平被称颂为“核心领航掌舵”,毛泽东也有过类似的称号。习近平没有表现出会指定一名继任者、为退休做准备的迹象。他的第三个可能任期将从2022年开始,这意味着习近平掌权的时间将持续到2024年的美国下届总统大选之后。三个任期后,习近平可能还会连任。 “现在,中国给人的感觉像是另一个世界,”威格拉姆资本顾问(Wigram Capital Advisors)密切关注中国的经济学家罗德尼·琼斯(Rodney Jones)在电子邮件中写道。“而这正是习近平想要的。” 中国政府似乎急于淡化这次大选——或许是为了避免向无权选择领导人的中国人民强调民主进程。 中国基本上没有报道大选日后的漫长计票过程,晚间新闻把美国大选的消息放在了最后时段。拜登胜选的消息周日早上出来时,所有中国官方媒体的头条新闻都是习近平的指示,那是他在几天前对川藏铁路开工建设作出的。 抛开宣传不谈,普通中国人对美国大选的结果并不冷漠。两位候选人都是中国社交媒体上搜索最多的话题。
这次大选对希望去美国留学的学生尤其有利害关系:特朗普政府已经对学生签证采取了严格限制。 “虽然拜登上台对华态度也会更强硬,但是对留学生的政策可能会放宽一些,”希望出国留学的山东大三学生内森·曹(Nathan Cao)说。 拜登获胜后,他2011年担任副总统时去过的北京一家人气颇高的面馆里,食客比往常更多。
“我在新闻里看到,拜登是个好父亲,真的很爱他的家,”55岁的桑尼·高(Sunny Gao)说。他周日和周一都在这家拜登来过的面馆里点了拜登尝过的炸酱面。“我希望他能对中国好一点。” 拜登2011年去过的一家北京餐馆周一格外繁忙。 Keith Bradsher/The New York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