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产品分类
400-917-675
最新资讯
争取开季一军 林明杰:放大自己的优点
争取开季一军 林明杰:放大自己的优点...
改善长溪路一段排水 水利局:期望110年
改善长溪路一段排水 水利局:期望110年汛期发挥功效...
学甲农地填埋炉碴案 环保局:清理义务
学甲农地填埋炉碴案 环保局:清理义务人9/4开始清理...
  news 当前位置:手机买球 > 新闻中心
“两岸一家人》捐书给金门大学的一段插曲 - 两岸征文 - 言论 添加时间:2021-08-23 19:00

我自2016年起开始捐书给国立金门大学图书馆,几年下来,陆续捐出的书已超过最初承诺的一万本了。

在已捐给金大图书馆的心爱藏书中,同时承载著我许多个人的生活记忆,包括家母问我是不是每个字都仔细读过的《中文大辞典》,戏曲小说权威徐朔方老师八十高龄时亲手替我一一打包从杭州邮台的《古本小说集成》,又例如北京陈有升先生定期为我选购新书时好几次因为提袋破了散落在雪地上引起路人围观,曲沐教授有两摞地方民间文学资料本则是他转搭近二千公里的火车从贵州拎到山东当面送给我的……,睹书思人,这也是我以前常在书房发呆的原因之一。

书在手边,看得到,用得著,当然是一大享受;不过,要是书在身边,却尘封堆叠在纸箱里,连发生了什么事都不晓得,那就变成另一种悲哀了。

今年1月25日,趁著寒假,打算多寄一些书捐金大,我在收十一处位于三楼的藏书时,万万没想到长年堆放在窗边墙角的几箱书竟遭白蚁偷偷啃食,书箱外观看起来还好,搬起来却变得极轻,突然从中断裂,半箱滚落地上,断裂处清晰地出现“悲哀的灵魂”五个大字,吓了我一跳。

“悲哀的灵魂”,是香港紫兰书屋在1978年出版的一本短篇小说集的书名,副标题:“在中国大陆的土地上”,作者虞雪。不料可恶的白蚁,居然把整箱书吃成网状泥块,只留下中间这本《悲哀的灵魂》的完整封面和半本集子来吓唬我。

白蚁活体无存,带给我的惶恐,却数日犹在。我一边痛恨对书籍危害程度高过书虫蠹鱼的白蚁,一边搜寻《悲哀的灵魂》的相关信息。经查,在台湾只有国立台湾大学图书馆藏有一本,香港的朋友说当地二手书店找不到这本书了,大陆的朋友则说“孔夫子旧书网”仅存一件定价人民币200元问我要不要?

我在想,我要是花人民币200元买回这本《悲哀的灵魂》来捐给金大图书馆,未免有点矫情;但如果捐不成原本想捐的这本书,我又心有未甘!毕竟这本书收录虞雪〈青面嬷〉、〈魏阿大〉、〈老杨嫂〉、〈灵岳〉、〈母与子〉、〈罪与罚〉、〈海棠姑娘〉、〈悲哀的灵魂〉、〈玉兰〉等九个短篇小说,都是作者关于文化大革命期间“不能淡忘”的故人故事,读来虽然沉重,但那些苦难仍应被人们牢记才是。

那几天,我满脑子都是“悲哀的灵魂”:书若有魂,惨遭白蚁戕害至此,能不悲哀吗?人为万物之灵,面对受到政治迫害的精神病患者的无辜遭遇,又岂能无动于衷呢?(虞雪〈悲哀的灵魂〉这篇小说又有一个副标题:“一个精神病患者的手记”。)

没多久,当我人已到了台湾大学,正准备去图书馆借阅该馆所藏香港版《悲哀的灵魂》时,文友柯荣三教授在台北竹轩二手书店以新台币100元,帮我买到了一本《海棠姑娘—中国大陆土地上悲哀的灵魂》,原来虞雪1978年的《悲哀的灵魂》,高雄白庄出版社1979年曾予改名翻印,内容相同。

寒假过后,我将虞雪《海棠姑娘—中国大陆土地上悲哀的灵魂》,连同另一部197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索善尼津(索忍尼辛)著、黄导群译的《悲怆的灵魂》(别名《伊凡.丹尼索维奇生命中的一天》,1970年台北志文出版社实时翻译出版),一起摆入我捐给金门大学编号第458箱的邮局三号便利箱内,希望这两本好书也能获得金大图书馆妥善的典藏,让更多人可以阅读,以慰“悲哀的灵魂”。(陈益源/成功大学中文系教授)

作者捐给金门大学编号第458箱的邮局三号便利箱。(作者提供)

来文来源:《金门日报》